开放与竞争 双重政策影响下的中国动力电池市场分析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04 09:54    浏览量:

2019年,对于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6月21日,工信部发布《_______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9年第22号)》,决定自2019年6月21日起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5年第22号),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批符合规范条件企业目录同时废止。

6月30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联合发布《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明确表示鼓励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外商来华投资,核心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方面均有涉及。

动力电池“白名单”退出历史舞台

让我们将时间倒退到2015年,当时国家已经将发展新能源汽车作为弯道超车的重要途径,但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在当时高额补贴的刺激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企业多不胜数,但这么多的企业,技术水平却参差不齐,且普遍处于一个低水平的位置。尽管在国内涉及动力蓄电池配套生产的企业有177家,但能够进入整车厂供应链的只有比亚迪、力神动力、国轩高科、万向123、比克电池等少数几家,而能够进入国际整车或者合资企业新能源车企供应链的则几乎没有。

这也直接证明,行业内存在许多浑水摸鱼的企业。此外,在当时国内动力电池行业仍刚刚起步的情况下,国外动力电池企业早已虎视眈眈,LG、SKI等动力电池企业已经开始在国内寻求合作。毫无疑问,彼时国内刚发展起来的动力电池企业们还不能够与这些国外巨头对打。

国家为了不让市场走向“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同时为了保护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动力电池“白名单”应运而生。2015年3月24日,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5年第22号),主要规定了对动力电池生产企业需要满足的条件和要求,只有搭载符合《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才有资格登上《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获得补贴。

在发布之初,“白名单”确实起到一定的行业引导、规范作用,但随着国内动力电池技术的发展,部分标准已无法起到规范作用,而且国内企业半垄断市场的格局,反而制约了我国动力行业的发展,不利于本土企业真正发展壮大。

此外,还造成电池价格居高不下,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引领寡头时代的宁德时代,在第5批推荐目录动力电池配套排行中,宁德时代配套了751款产品,占比达33%,而第二名的比亚迪也仅配套了113款产品,垄断局面下宁德时代的产品价格居高不下,使处在后补贴时代的主机厂深受重负。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需要更加开放的动力电池供应商选择,动力电池“白名单”是时候退出历史舞台了,于是工信部6月21日发布2019年第22号公告,动力电池“白名单”正式失效。

外资来华门槛进一步扫除

继动力电池“白名单”废止后,发改委又立刻发布了《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2019年版鼓励目录),明确鼓励外资入华。

新能源汽车是近年我国对外开放力度最大的领域之一,2018年4月国家发改委就曾发布公告称,取消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而特斯拉于2018年年底落户上海,是中国放宽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后首家在华设立的独资车企。

2019年版鼓励目录中,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制造及研发特别提到了能量型动力电池单体、电池正负极材料等关键零部件,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动力电池的外资来华门槛,进一步扫除。

继动力电池“白名单”废止之后,又释放出支持外商投资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的信号,让本就处在后补贴时代的中国动力电池企业遭受多重“打击”。对国内中小型动力电池产业来说,更是带来直接的冲击,新一轮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外资全面入华之后,动力电池领域的外资和本土企业的较量也将逐渐展开。

外资和本土的较量

在能量密度方面,据2018年11月瑞银提供的报告显示,松下的NCA材料18650电池最高单体能量密度达到250Wh/kg,特斯拉Model 3使用的21700圆柱形电池单体能量密度达340Wh/kg,是当前市场中能量密度最高的电池。

尽管今年3月,宁德时代研发团队攻克了动力电池正极和负极材料等关键核心技术,开发出比能量达304Wh/kg的样品。但国内龙头企业毕竟是少数,处于更下层梯队的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在能量密度上与外企巨头仍然存在一定差距。

三星SDI的汽车动力电池产品以方形电池为主,目前量产的第3代动力电池单体能量密度达210-230Wh/kg。正在研发的第4代电池,单体能量密度可达270-280Wh/kg,预计2021-2022年量产,此后第5代电池单体能量密度将达到300Wh/kg,将于2023年以后量产。

LG化学的动力电池大部分采用叠片式软包设计,其2020年的单体电芯能量密度目标为270-280Wh/kg,比目前量产的能量密度高出50%。

在成本方面,根据瑞银对松下、LG化学、三星SDI以及宁德时代生产的锂离子电池进行的拆解分析可知,松下21700型圆柱形锂离子电池的成本为111美元/kWh,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kWh,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150美元/kWh。在动力电池成本控制上,宁德时代表现最差,松下优势明显。

从装机量来看,2019年前2月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第一、二名分别是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超过松下、LG化学和三星SDI等外资企业占据冠亚军。在过去数年间,通过政策保护,中国动力电池产业提速发展,抢占了市场份额。但如今看来,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们悠哉悠哉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双重政策影响下的中国动力电池行业

“白名单”失效,《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的发布,都向外资企业释放了明确信号,中国市场在等待它们进入,而它们也早已未雨绸缪,进行布局。

2019年初,日本《日经新闻》报道称,松下计划花费数亿美元在其中国电池工厂部署两条新生产线,此举将使松下在中国的电池产能增加了80%之多,该项目完成后,其总产能将达到9GWh。

SKI则早于2018年8月就宣布在中国江苏常州金坛开发区建立动力电池工厂,建成后预计年产能达7.5GWh。同时,SKI还加大了在中国动力电池产业链的投资布局和与本土企业的合作。2018年10月,SKI在常州新建锂离子电池隔膜和陶瓷涂层隔膜生产工厂。仅一个月后,SK集团控股公司SKHoldings宣布收购灵宝华鑫铜箔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成为灵宝华鑫的第二大股东。

动力电池外企的入局,将为国内新能源车企提供更多的选择性,同时逼迫国内电池龙头加速降价。从上述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的整体情况来看,国内在技术、价格等方面与外企仍存在一定差距。在这样的情况下,车企都会优先选择质优价廉的产品,更何况是如今成本压力剧增的后补贴时代。

此外,除了宁德时代等几家处于国内动力电池第一梯队的企业,其他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企业技术仍然不够先进,与国外企业存在明显差距。国内市场处于一个低端产能大量闲置,高端产能供不应求,不能充分满足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需要的时期。

外资入局,将会带来鲶鱼效应,推动国内动力电池企业降价,加速国内动力电池技术发展。国内的动力电池企业为了应对来自外企的压力,势必会进行一定程度的降价,以保证在价格上能与外企竞争。而技术上相对落后的企业,为了不被市场需求所抛弃,也必须迎头向上,加大研发投入,提升自身技术。

电车资源小结:随着两个政策的落地,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未来势必直面来自国外动力电池巨头的挑战,动力电池行业洗牌将进一步加速。电车资源预测,未来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格局将会是头部企业进一步做强做大,中部企业积极提升技术和产品的性能质量,尾部企业则渐渐洗牌淘汰出局。

(文/电车资源 黄诚 赖淑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电车资源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电车资源)及作者。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8 名门国际娱乐名门国际娱乐|名门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